栏目导航
资讯中心
精彩视频

资讯中心

结合古史传说和20世纪以来的考古发现,今天学术界大致确定炎帝生活的时代距今6500~4300年这段之内,此时正是父权制首领制向阶级国家出现之前的阶段,也是农业耕种经济和私有制发展的阶段。

学界一般认为炎帝活动在黄河中下游地区,主要活动贯穿了整个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早期。炎帝氏族在艰难的求生创世纪生涯中,经历了四次大的迁徙。


第一次,由甘陕之间东进渭水中游,逐步由羌戎游牧生活转变为定居农耕、畜牧和采集生活。


炎帝部族和生活在甘、青高原及祁连山脉的羌戎部族关系密切,最早可能都以牧羊为生,过着半游牧生活半采集的生活,为了寻找一个水草丰盛、土地肥沃、更理想的生存环境,他们走下高原向东挺进来到渭水中游。

这里沃野平川一望无际,气候温暖湿润,森林、草原、平原植被类型多种多样。“秦地无闲草",仅药用植物就有800余种,为原始先民的聚居、生息、繁衍提供了可靠的地理环境。

炎帝部族在这里不仅发明了农耕,而且还初步掌握了中草药的使用,正因为这两点巨大贡献被人们尊称为神农氏。

这里山地、高原、平原、沙漠、湖泊,宜耕宜猎,适宜蓄养放牧和采集,炎帝部族在这里落户安居下来,逐渐建立了部落,甚至成为远近闻名且强盛的氏族部落联盟。


第二次,沿渭河东行抵达晋南豫西地区,沿黄河流域抵达太行山一带。

炎帝部族在陕西地区发祥后,可能因族人人口日趋增多、生存空间狭小、自然灾害严重等方面的原因,炎帝及其一些支族,继续向东北方的山西晋东南地区、或穿过太行山向华北平原、中原腹地开始长达数百年的迁徙活动。

以古代的上党地区即今山西高平、长治二市为中心的晋东南一带,可称为炎帝部族二次迁徙后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活动地区。

《竹书纪年》中曾说:“炎帝神农氏,其初国伊,又国耆,合而称之,又号伊耆氏。”“伊”为今河南伊水(今河南洛阳、偃师一带),可能是炎帝部落在迁徙中,自宝鸡先抵伊水、洛水流域,随后乘黄河冰冻,北上晋西南,将“耆”(今山西长治黎城县)作为本部落的聚居区。

炎帝部落在古上党地区的生产活动,主要集中在百谷山和羊头山上。

百谷山,一名柏谷山(俗称老顶山),位于长治市东北部十多里处;羊头山在今高平(古称长平)市神农镇北部,位于高平、长子、长治三市县交界处,因山顶巨石状如羊头而得名。

两山山势高大蜿蜒,危峰秀拔,沟壑纵横,树草繁茂,气势宏伟,是先民理想的聚居地。据北宋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记载,百谷山“昔神农氏尝百谷于此”,今长治市黎城县宝泰寺(今废)所存隋代的一块石碑称,羊头山为“炎帝获嘉谷之地”。

该石碑是全国范围内现存有关炎帝文化的最早的一块,有极高的史料和文物价值。羊头山神农庙中一块公元691年(唐武则天天授二年)的《清化寺碑》更说:羊头山“炎帝之所居也。炎帝遍陟群山,备尝庶草;届斯一所,获五谷焉,于是创制耒耜,始兴稼穑”。

炎帝及其部族在古上党地区的活动和功绩,受到了后代人们的爱戴和封建时代统治者的敬意,今天高平、长治两地有关炎帝遗址范围之大、密集度之高、传说之多(比如精卫填海)的根本原因。

由此证明,炎帝部落在山西古上党地区的生产活动应超过了宝鸡时代,走上了繁荣发展阶段。


第三次,进入河南腹地,初都陈(今河南周口淮阳)后迁鲁(山东曲阜),遇蚩尤东夷族的狙击;组成炎黄联盟打赢涿鹿之战,但阪泉之战后被迫南迁。


炎帝部族经过在豫西晋西南的长久经营,很可能是政通人和、仁德睦邻,因此不但受到了部落联盟内人们的敬仰,亦受到周边其他部族的拥戴,甚至影响到其他偏远的地方都名声响亮,很快取得了天下盟主的地位。


那么神农氏部落联盟必然要进一步扩张,沿着黄河下游积极地扩展地盘,进入豫东和鲁南一带,于是就同占据山东和苏北的东夷族九黎部落首领蚩尤发生了冲突。

以下历史的走向发生了两种解释——一种是进入河南中原腹地和鲁南地区的炎帝部落联盟遭到了剽悍善战的蚩尤部落的狙击,双方发生了武装冲突,其结果是炎帝部落联盟败下阵来。

成书早于《史记》的《逸周书》中有近似的记载:“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用大正顺天思序,纪于大帝,用名之曰绝辔之野。天用大成,至于今不乱”。

从这段记载可知,战争起于蚩尤西向侵掠,炎帝兵败,几乎疆土全无,转向黄帝求助,引起黄帝(或炎黄联盟)与蚩尤的涿鹿之战。

蚩尤族个个“铜头铁额”、“四目六臂”,英勇善战、所向披靡。

活动在黄河上中游、内蒙南部及辽河一带的黄帝部落闻讯慷慨南下援助,炎黄联军同仇敌忾,与蚩尤血战于涿鹿之野,这次战争激烈残酷,死伤无数,血流漂杵,最终擒杀蚩尤,炎黄联军取得了胜利。

虽然蚩尤失败了,但炎黄两部的矛盾又上升出来。至于两部产生冲突的原因,不同史籍上分别记录和透露出以下信息:

《史记·五帝本纪》上说:“炎帝欲侵犯诸侯,诸侯都来归属于黄帝。

于是黄帝顺应大潮,内修政治,安抚百姓;外抚四夷,整顿军旅。驯服熊、罴、貔、貅、虎等猛兽,征伐不义的炎帝,三度交战,取得阪泉大捷,克服了炎帝,完成了统一大业。”也就是说是炎帝不愿意臣服,仍欲号令天下诸侯,但此时黄帝威望正如日东升,众多诸侯纷纷来投,经过在阪泉之野的交战(此三是虚指),炎帝再败彻底臣服,炎黄两部开始融合,黄帝一统天下。


《淮南子》上描述云:“炎帝为火灾,故黄帝擒之。”即炎帝烧荒垦地,破坏了黄河下游游牧和狩猎的生存环境,引起了周边部族的不安和恐惧,故《淮南子》记载有“炎帝作火,死而为灶”的说法;

西汉政论家贾谊在《新书》中又云:“黄帝引道,而炎帝不听。”后人认为所谓“引道”是指黄帝提倡君臣父子兄弟的礼仪之道,而炎帝不愿意采纳,于是爆发了战争。

从贾谊之论中可以看出最终原因仍是二者争夺天下盟主地位,也就是说付出了战争的代价,才最后导致炎黄部落第二次结盟融合。另一种则认为其他情节和前一种基本一致,仅仅就是先有阪泉之战,双方完成融合,再有涿鹿之战,双方同心协力,诛杀共同的敌人,最后进一步强化两部的融合,黄帝部落的势力彻底取代神农氏族炎帝,成为了天下共主。

在阪泉之战后,炎帝部落的多数可能直接融入黄帝部落,但炎帝继续南迁进入了长江中游、汉水流域,把先进的农耕技术、中医药知识和其他文明都带到了南方,因而很快受到了当地族人包括苗蛮集团的拥戴,又逐步东山再起,成为江汉地区族人的部落联盟首领。

《礼记·月令》云:“南方曰炎天,其帝炎帝。”因此在今天的华中湖北一带盛传炎帝的故事,不但有神农架和神农溪的传说,而且还有日照街(古集市)、神农洞的遗址。


第四次,随着黄帝及其子孙地位的日渐巩固,黄帝部族的势力也向黄淮、长江流域扩展,炎帝族又向华南地区继续迁徙。


黄帝一族的势力日渐巩固和强大(五帝中大多数都是黄帝一系的传人),不断向长江流域扩张,这样原迁到江汉平原的炎帝氏族迫于威胁,不得不继续南迁湖南境内。

今湖南境内炎帝遗迹很多,炎陵县有炎帝陵,炎陵山还葬有炎帝的妃后、宗亲、子属,计有坟墓三百多个,民间传说亦十分普遍。

经过这四次大的迁徙,炎帝族裔的遗迹由黄河流域进入长江流域,把农耕文明、中草药文化等先进技术及文明成果带到了南方,促进了南方生产力的进步,推动了社会发展前进的步伐,由此大江南北诸多地区都盛传炎帝故事,都存在祭祀炎帝的殿宇和古遗址文化。

同时以陕西宝鸡、山西上党、湖北随县、湖南株洲等地为代表的四次迁徙也伴随着炎帝神农氏族从盛世走向衰亡,每一次迁徙都具有历史的转折意义,给先民的生活带来动荡和不安,同时也促进了社会的进步,推动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